?

                                                                                                                                            人工智能時代教育哲學“技術理論”問題的生成及論域

                                                                                                                                            2019-06-14 10:06:42 電化教育研究 2019年5期

                                                                                                                                            [摘? ?要] 隨著技術的發展,尤其是人工智能時代的到來,技術對教學的擾動作為一個教育哲學研究問題日益凸顯,而原有的教育哲學框架已經很難容納新的內容,因此,有必要構建教育哲學的“技術論”。研究發現:(1)傳統哲學的“偏見”和教育哲學對“技術人”的排斥,是“技術論”沒有成為教育哲學基本問題的主要原因;(2)技術哲學進展證成的技術觀、人性論,以及教學實踐領域的變革、教育哲學本身的功用為教育哲學技術論的構建提供了理論辯護;(3)考慮到教學過程的基本構成以及技術智能化對這些方面的現實的和潛在的影響,教育哲學技術論包括“技術與主體”“技術與知識”“技術與實踐”“技術與價值”四方面的論域。

                                                                                                                                            [關鍵詞] 人工智能; 教育哲學; 技術論; 論域

                                                                                                                                            [中圖分類號] G434? ? ? ? ? ? [文獻標志碼] A

                                                                                                                                            [作者簡介] 張務農(1976—),男,河南魯山人。副教授,博士研究生,主要從事教育基本理論等研究。E-mail:zhwn @henu.edu.cn。

                                                                                                                                            [Abstract] With the development of technology, especially the advent of the era of artificial intelligence, the disturbance of technology to teaching has become increasingly prominent as a research problem of educational philosophy. However, the original framework of educational philosophy can hardly accommodate new contents, so it is necessary to construct the "technological theory" of educational philosophy. The research finds that: (1) the "prejudice" of traditional philosophy and the exclusion of "technicians" from educational philosophy are the main reasons why "technology" has not become the basic issue of educational philosophy; (2) the technological concept, the theory of human nature,? the reform? of? teachingpractice and the function of educational philosophy itself provide theoretical justification for the construction of technological theory in educational philosophy; (3) Considering the basic composition of the teaching process and the actual and potential impact of technological intellectualization, the technological theory of educational philosophy includes four domains: "technology and subject", "technology and knowledge", "technology and practice", and "technology and value".

                                                                                                                                            [Keywords] Artificial Intelligence; Educational Philosophy; Theory of Technology; Domain of Discourse

                                                                                                                                            一、引? ?言

                                                                                                                                            教育哲學的基本問題主要包括“教育本質論”“教育價值論”“教育目的論”“教育方法論”,或者從倫理學、論理學、美學出發的“心靈論”“知識論”“道德論”“社會學”等。但無論時代如何轉換,也無論教學技術如何發展,“技術論”始終沒有成為教育哲學的基本問題,作為技術的“器物”始終難以登上教育哲學的“大雅之堂”。以至于在論及教育技術的哲學問題時總顯得小心翼翼:“教育哲學的技術向度不奢望構建教育哲學的全景圖,更不奢望提供教育哲學體系的某種版本,……其考察對象僅限于教育中的技術問題”。[1]但教育現代化必須建立在教育學理論與教育技術學兩大陣營的對話之上。[2]而且從時代特點看,技術從沒有像今天一樣影響著教學的生態,技術的智能化發展提出了新的教育問題,很有必要從技術的哲學深度重新考察教學中的人性、知識、實踐、價值等問題,構建教育哲學的技術理論。

                                                                                                                                            二、現狀的分析——教育哲學緣何缺少技術論

                                                                                                                                            “技術”的應用及其后果遲遲未能納入教育哲學主體研究的視野,有多重因素的影響,但根本的原因是傳統哲學的“偏見”。在西方,傳統哲學探討的主要是理念、理性,作為技術的器物并不太受重視。

                                                                                                                                            (一)傳統哲學的形而上追求排斥了技術的尊位

                                                                                                                                            在西方傳統哲學中,靈魂與肉體、理性與非理性有明確區分,哲學主要是理性的事業。理性不僅是古希臘哲學精神的體現,也是中世紀宗教哲學的精神。近現代以來,科學理性、邏輯理性仍是哲學研究的主流敘事。理性指引、控制著人的身體,也統攝著一切形而下的技術實踐活動,因而作為理性活動的哲學與技術實踐活動也實現了明確區分。中國傳統哲學中也有“形而上者謂之道,形而下者謂之器”之說,“道”和“器”的對立,使“道”成為中國傳統哲學的主要論述內容。道不僅是“天地之心”(天道),也是“人倫之核”(人道),制約著天地、社會的運轉,也規范著蕓蕓眾生的行為。“道存而萬物生”,意味著“道”是根本,萬物只是派生的,因此,中國哲學自古也不重視技術。總之,傳統哲學的愛智慧品性和形而上追求,使得“技術論”或者“器具論”難以在教育哲學中謀得一席之地。

                                                                                                                                            哲學的實踐轉向在某種程度上使上述現象得到改觀。分析哲學的興起把哲學研究對象轉向語言,試圖通過對語言的澄清來影響實踐活動,從而推動哲學從對形而上的追求轉為對實踐的興趣。但分析哲學仍未脫離傳統哲學理性的框架。分析哲學“主張對那些理解自身與世界的所有概念、觀念和思想體系的意義進行說明”,[3]但這種對語言標準化、確定化理解的努力不僅沒能成功消解語言的主觀性和歧義,而且暴露了分析哲學的語言烏托邦追求。充其量是從對人類理性本身的關注轉向了對理性符號的關注。雖然,人本主義哲學將哲學的焦點轉向了人的非理性證成,使哲學的焦點轉向了人的身體,但仍未觸及與人密切相關的“技術”。技術相對于人的身體,在非理性哲學那里也是微不足道的。

                                                                                                                                            直到后來隨著科技發展,技術對人類存在和命運的影響才漸漸引起哲學的注意,科學哲學、技術哲學逐漸成為哲學研究的重要分支。其中技術哲學的發展尤其引人注意,技術甚至被認為是先于科學存在的“第一性的實體”[1]。一些哲學家開始反思技術對人性、社會、身體、知識、價值、倫理等方面的深刻影響。恩斯特·卡普(Ernst Kapp)、弗里德里希·德韶爾(Friedrich Dessauer)、劉易斯·芒福德(Lewis Mumford)、馬丁·海德格爾(Martin Heidegger),以及卡爾·馬克思(Karl Marx)、馬爾庫塞(Herbert Marcuse)、安德魯·芬伯格(Andrew Feenberg)等的著作中都有豐富的技術哲學思想。現當代“技術哲學家”則有諸如芬伯格、阿爾伯特·伯格曼(Albert Borgmann)、斯蒂格勒(Bernard Stiegler)、唐·尹德(Don Ihde)等。因此,也可斷言現在并不缺乏技術哲學,但技術哲學的關切仍未充分傳導到教育哲學的敘述體系中來。技術哲學界缺乏對教育界的應有關注,而教育界也少有人關注技術哲學。

                                                                                                                                            (二)教育哲學的人性基礎缺少“技術人”的假設

                                                                                                                                            有學者認為,傳統的教育哲學對人的假設有“宗教人”“自然人”“理性人”“社會人”四種,而新教育哲學則應關注“游戲人”“文化人”“制造人”。[3]但無論是哪種假設,人都是毫無疑問的主體,位居“舞臺的中央”。只不過是人的神性、自然性、理性、社會性等輪番登場。不同的人性假設孕育了不同的教育哲學,使人們得以從不同視角認識教育問題。如宗教人的假設以“人是神的摹本”為依據,孕育了夸美紐斯(Comenius,J.A.)、福祿貝爾(Froebel,F.W.A)等人的教育哲學,提出了倫理性而非知識性的教育目的。[3]自然人的假設則孕育了蒙田(Michel de Montaigne)、盧梭(Jean-Jacques Rousseau)、裴斯特洛齊(Johan Heinrich Pestalozzi)的教育哲學,主張按照兒童的自然本性來進行教育。社會人的假設則孕育了李嘉圖(David Ricardo)、泰勒(Taylor)、孔德(Comte)、涂爾干(?譩mile Durkheim)的教育哲學,認為個體是社會塑造的,教育的目的是為了適應社會發展。而從游戲人、文化人、制造人的假設來看,則是從生成、多樣、異質、開放、變化的角度理解人或者人性,[3]因而崇尚個性化的教學。

                                                                                                                                            然而上述看似豐富多彩的人性假設,并沒有在近現代技術哲學發展的基礎上提出“技術人”假設。這不僅是對現代技術哲學發展的忽視,也是對現代技術工具運用新特點的忽視。按照斯蒂格勒的論述,人有先天的缺陷,技術工具不僅是人的“代具”,也承擔著完善人的先天性構成的使命。換言之,技術不僅是人身體的組成,也是創造人性的力量,因而從本質上說人是“技術”的。教育哲學對“技術人”的忽視,很可能源自于當前教育理論界對“人”的普遍重視及對“技術”的普遍憎惡。由于受人文主義的影響,人可以是理性的、倫理的、自然的、社會的,也可以是游戲的、文化的、創造的,但唯獨不能是“技術”的和“工具”的。如果之前仍可把技術工具當作人存在的裝飾品,那么在人工智能時代則必須重新審視技術。當各種可穿戴智能設備不斷且越來越深度地和人的身體互相滲透,進而在心靈層面上對人進行模擬、擾動甚至替代,“技術人”正在從哲學的假設成為現實,教育哲學曾經的分析對象“人的身體和心理”都因為技術介入而改變。因此,以“技術人”為前提構建教育哲學,不僅是對技術哲學發展的回應,也是對當前及未來教育實踐的回應。

                                                                                                                                            三、概念的證成——教育哲學何以構建技術論

                                                                                                                                            教育哲學“作為一門學科的全部可能與必要都建立在哲學與教育關系的認識上”[3]。因此,教育哲學“技術論”的可能至少要建立在三方面的基礎上,一是哲學領域研究趨勢的推動,二是教育實踐領域的狀況,三是教育哲學技術論的意義。

                                                                                                                                            (一)技術哲學的發展為教育哲學技術論的構建提供了思想原料

                                                                                                                                            隨著科技發展,哲學領域一個顯著動態是對“技術”的關注,被傳統哲學形而上學貶抑的技術成了哲學關切的對象,只不過對待技術的態度仍是“復雜”的,甚至是“糾結”的。從恩斯特·卡普開始,無論是弗里德里希·德韶爾、劉易斯·芒福德、馬丁·海德格爾、馬爾庫塞,抑或是現當代的安德魯·芬伯格、阿爾伯特·伯格曼都對技術抱著巨大的戒心。但梅洛·龐蒂(Maurice Merleau-Ponty)、斯蒂格勒則更多從人—技術統一而不是敵對的結構中論述技術。但無論是哪種分析范式,都將人和技術相提并論,這不僅昭示著技術觀正從認識論走向本體論,也顯示著人性論正在從排斥技術到容納技術轉變。

                                                                                                                                            1. 技術觀——從認識論的范疇到存在論的范疇

                                                                                                                                            技術“最初是認識論的范疇”,是一種“怎樣做的知識體系”“實踐的知識體系”。[4]它不僅包括物質手段,也包括操作性知識。[5]而且技術是中立的,技術沒有自主性,它只是根據人的目的參與到人的認識活動中去。也有觀點認為,“技術是實踐問題”“實踐雖離不開認識,但不能把它歸結為認識”。[6]但實踐是認識的起點,“技術的實踐觀”也帶有濃厚的認識論意蘊。“工具主義的技術觀念仍然突出了技術是人的工具這樣的命題”,[5]但技術工具論無外乎兩方面的內涵,即技術要么是人的認識工具,要么是人的實踐工具,否則技術就無法同人發生聯系。歸根結底,與人的認識活動密切相關。總之,只要把技術作為人的認識工具、實踐工具或者其他合乎人的目的的工具,技術都是外在于人的存在,關于技術論的問題都可以或者已經在既有認識論、實踐論的范圍得到解決。關于這些內容的討論在既有教育哲學中并不缺乏,因此,也就沒有建構教育哲學技術論的必要。

                                                                                                                                            然而,現代技術哲學也深刻揭示了技術與存在的關系,證明了人是如何通過技術工具建構自身、實現自身的。海德格爾從技術—時間的維度來論述人的存在,在他那里,雖然技術對人存在的擾動并不是人的理想狀態,但卻是人無法躲避的存在方式。芒福德雖是一個技術批判主義和悲觀主義者,但他也承認對“技術的理解必須與對人的理解一起看,技術本質的證成必須考慮人的內在狀態”“技術是人構造的一個環節”“是人的存在方式”。[7]總之,現代技術哲學通過技術追尋人性的方法被認為是重新確立了技術在哲學中的地位。如具身認知論就將技術納入人的身體結構中(梅洛·龐蒂)、納入人的整體的知覺結構中(斯蒂格勒),與其說是認知論,不如說是一種存在論。這些是傳統教育哲學沒有納入考量的,也難以在原有教育哲學的分析框架下得到充分體現。當然,教育哲學不是一般哲學演繹的結果,但與哲學對話,關注技術哲學的最新動向和成果,是教育哲學成長的重要動力。

                                                                                                                                            2. 人性論——從排斥技術到與技術的互相建構

                                                                                                                                            與技術觀轉變同步的,是人性論的改變。在既有教育哲學中,對人性的假設無論是“宗教人”“自然人”“理性人”“社會人”,還是 “游戲人”“文化人”“制造人”,都未給“技術人”留下應有位置,技術只是人的對象化存在,是人性的點綴,是人性實現的手段而不是人性本身的構成。因此,在既有教育哲學中,技術只是隱含在字里行間的枝葉,技術功用的發揮無須特別說明,技術問題依附于教育哲學的思想和理論,因而是不證自明的東西。然而,當認識到生命的延展依賴技術、身體的完善需要技術、人的知覺需要技術、人生的實現需要技術時,人性就和技術緊密地聯系在一起。人性和技術都沒有抽象的本質規定性,人在運用技術時不僅人性得以證明,技術的本質也得以呈現。因此,現代技術哲學不僅催生了新的技術觀,也催生了新的人性論——技術人。技術人的假設與“宗教人”“自然人”“理性人”“社會人”的假設并不矛盾,也不存在互相替代的關系,而且技術人可以為理解“宗教人”“自然人”“理性人”“社會人”提供一個新的維度。技術人的假設與“游戲人”“文化人”“制造人”的說法也不排斥,且技術人也可為理解這些概念提供新的視角。

                                                                                                                                            技術人的假設使教育哲學無法忽視技術之于教育存在的意義,技術問題也無法在原有教育哲學框架內得以充分說明。技術人不僅使教育哲學最核心的問題——“人”發生了變化,也使教育存在發生了變化。技術不僅在人的存在過程中起到缺陷補償的作用,它同樣彌補了教育結構的缺陷。[8]這使教育哲學面臨著重大變革,至少意味著教育哲學需要有專門的部分來深入討論這一問題。而且在人工智能時代,技術這一代具開始具備更多“主動性”特征,對人原有身體結構和智能結構具有了更明顯的“攻擊性浸入”特征。長期以來,人與技術互構的相對平穩進程,因為技術功能的急劇膨脹和劇烈變動而失衡。因此,人工智能時代的教育哲學,不僅要為“技術人”辯護,還要為“技術人”的發展作出必要的警示和設限,從而反作用于“教育存在”,為教育的未來尋找出路,為技術運用設定倫理原則。

                                                                                                                                            (二)教學技術的變革為教育哲學技術論的構建提供了實踐土壤

                                                                                                                                            “能否正確反映時代精神,是衡量一種哲學是不是真正哲學的標準”。[9]教育哲學的發展必須與反映時代特征和時代精神的教育實踐密切結合,關注教育的情境、問題與對象,[10]面對“活生生的充滿渴望與矛盾的現實生活”。[3]但現實生活也是技術塑造的,隨著技術的變革而改變。技術工具來源于生活世界,承載著生活世界意義的代碼,在技術工具的實踐中,凝結在技術中的意義代碼還要與生活世界中的意義結構進行匹配。技術工具變革是生活世界變革的重要指標,在教學領域,教學工具的更新和替換也意味著教學結構的改變、深層教學意義的改變。

                                                                                                                                            伯格曼認為,技術形式的改變往往意味著“實踐結構”的變化,技術越現代,實踐就越遠離聚焦實踐而越呈現出消費實踐的特性。隨著教育技術日益精進,教學實踐也逐漸呈現出“消費性特征”。如在計算機技術發展的條件下,寫字(書法)可以轉換為打字,還可以轉變為讀字、復制、刪減。每一次技術進步都引起原有教學實踐結構的坍塌和重組,而且技術進步看似讓事情變得更簡單。在人工智能條件下,技術對人的勞動的替代已經不再局限于繁重、枯燥的機械性勞動,而是開始代替人的心靈活動,如高級思維能力、情感等。因此,當計算機開始代替學生學習算數、電腦開始代替教師進行教學分析、互聯網開始代替師生之間的溝通……在這樣的時代,應該如何擁抱工具?如何拒絕工具?學生學什么?教師教什么?學生的主體性和教師的主導作用如何體現?什么是知識?這一切都因為教學技術的智能化發生了改變,面對這“活生生的充滿渴望與矛盾的現實生活”,教育哲學需要回答一系列問題。

                                                                                                                                            需注意的是,教育實踐的變化給教育哲學提出了新任務,是教育哲學發展的實踐動力;但只有實踐而沒有理論的關照,也不可能有真正的教育哲學,教育哲學的成長離不開理論的種子。從技術哲學的發展來論教育哲學,是從哲學的高度論教育,可以澄清教育的基本問題、基本假設、基本概念與命題,為教育提供一般的指導原則和方法基礎。[3]“由教育而哲學” ,則能在生動活潑的教育實踐中產生并發展教育哲學。[10]因此,教育哲學不是“由哲學而教育”到“由教育而哲學”的單向更替,而是在兩者的對話中構建。

                                                                                                                                            (三)教育哲學的功用為教育哲學技術論的構建提供了理論辯護

                                                                                                                                            教育哲學的功用很難一言以蔽之,很大的原因在于哲學方法的“論辯”性質。[11]論辯與其說是一種方法,不如說是一種對理論和經驗的開放態度。哲學是反思的、批判的、討論的,因而也是探索的,哲學的功用就存在于這些思想實驗之中。哲學通過說理達乎“道”,而不是達成具體的操作原則。[12]教育哲學的存在并不為教育實踐提供具體的原則,而是為教育實踐者提供批判能力、反思能力、論辯能力,進而不斷地探索、改進教學實踐,使教育盡量避免陷入錯誤的溝壑。目前,人工智能的發展使人類聯想到了未來的種種不確定性,人工智能在教育領域的應用究竟是促進還是抑制教育并沒有確定的答案。就像汽車作為代步工具究竟是給人以便利還是抬高了人群的肥胖率,因而無法對其價值作出絕對的判斷一樣,智能技術的參與會給教育帶來何種后果同樣沒有徹底的答案。而教育哲學的論辯功能,恰恰可以開啟這些爭論,分析種種可能,進而改變教育技術運用的形式和教育發展的軌跡。因為,“人類發展的過程會對我們的預測作出反應,我們能夠預測到的東西往往能夠成功被回避”。[13]

                                                                                                                                            另外,教育哲學的實踐轉向成為拯救、促進教育哲學進一步發展的契機。國內研究者一直在試圖尋找教育哲學同實踐結合的路徑,然而現狀仍然是抽象地言說如何把理論和實踐相結合。一方面從實踐的情境性、多變性和復雜性出發,否定了抽象、普遍的思想教條,否定了理論的普遍指導作用,讓教育哲學專門去關注實踐。另一方面并沒有找到理論與實踐相結合的有效“抓手”。既主張讓教育哲學轉變為“實踐教育學”,又沒有找到理論深入實踐的有效方法,不僅割裂了理論和實踐的聯系,而且讓實踐變得飄忽不定。因此,需找出一樣東西能夠真正貫通教育哲學與實踐,而技術論恰恰能夠打通二者的關系。在馬克思主義認識論中,思維和存在是在實踐這一活動中得到統一的,而實踐的形態又涉及技術工具的具體運用。因此,教育哲學的“技術論”建構有望找到一條教育哲學實踐轉向的真正路徑。盡管“教育不是任何實現外在目的的工具” ,[14]技術問題不可能成為教育哲學的終極問題,但目的是通過技術達成的,“技術論”一邊是哲學,一邊是實踐。

                                                                                                                                            四、框架的探索——教育哲學技術論

                                                                                                                                            分析的維度

                                                                                                                                            根據現代技術哲學的認識,現代技術工具不僅參與了人的主體性生成,而且深刻影響了教學認識過程,使知識教學從“認知—社會”建構模式向“認知—社會—技術”建構模式轉變。這些不僅深刻改變了教學實踐結構,也引起了全面的教學價值重估。下文就從“技術與主體”“技術與知識”“技術與實踐”“技術與價值”四方面呈現教育哲學技術論的基本論域。

                                                                                                                                            (一)智能化教學技術與教學主體

                                                                                                                                            教學主體是教學論中的核心概念,“主體”的證成也是教育哲學最關心的問題之一。然而智能化技術的運用正在重塑已經被證成的主體。但重塑的機制是復雜的,技術對主體的“建構”和“破壞”可以同時發生。這種技術對教學主體的復雜影響可以從身體和心靈兩個方面來說明。

                                                                                                                                            梅洛·龐蒂認為,人的身體作為一個自然的存在,擁有一種格式塔心理學意義上的完型,即“身體圖式”。身體圖式是一種完美形態,是身體各部分之間自然的、理想的聯合。但新技術的應用總會打破這種完美,使它殘缺。當一種新的技術工具出現,總會造成人“疾病感的缺失”。[15]這種影響就是“作為感知生活的延伸和加速器的工具和媒介,一定會影響人體感覺的整體場”。[16]如,當印刷技術出現后,人們可以通過視覺閱讀信息,從而造成聽覺的缺席,但人們在習慣閱讀后,并不會感到聽覺的缺席,就如同病人沒有感受到自己患病一樣。那么智能化技術應用于教學過程中,會造成主體哪些身體能力的缺席?語音識別會造成書法的缺席、遠程交互會造成面對面的缺席、機器思維會造成人思維的缺席……也許可以得出結論,在技術工具的使用上,得到多少就會失去多少。而失去的真的都該失去嗎?從技術更替的視角看,教學主體并不是一個抽象的主體,也不是一個永恒的主體,而是一個流變的主體。主體內涵的新陳代謝過程是否健康,需要教育哲學技術論的審視。

                                                                                                                                            另外,教育哲學的技術論應承擔“技術與心靈”對比的使命。智能導師系統的終極版本能否取代真正的教師?智能技術和心理活動同質性體現在兩個方面,首先,人工智能立足于“以形式邏輯為核心的”認知主義心理學,是對人類心理行為的模擬;其次,生物計算機的發展試圖揭開人類心理的生物學密碼并加以復制。人工智能在上述兩方面的進展使智能工具有替代人類心理工具的潛質。但從當前的技術看,這種替代仍十分有限。認知心理學仍然面臨多方詰難。人類心理機制的形式化解釋只不過是心理學家的研究假設和研究方法導致的產物。[17]心理工具作為人“精神生產”的工具,具有獨立于人心理的形式——語言和符號。基于計算的智能工具本質上也是基于語言和符號,但二者不可等同。人工智能的語言和符號是邏輯的、形式的,而作為人類心理工具表征的語言、符號是一個有機的系統,它扎根于人類文化,并成為人格中不可或缺的部分,它能以身體的認知為起點,逐步發展出神話的認知、浪漫的認知、哲學的認知和批判的認知。[18]

                                                                                                                                            (二)智能化教學技術與教學知識

                                                                                                                                            教學知識原本是師生之間的“傳遞與游戲”,工具只是媒體或載體。然而技術工具并不甘于寂寞,而是參與知識建構,[1]它一直伴隨著人類的認識征程,沒有技術就沒有人性的開始,也沒有時間和空間,也就沒有人類的認識。因此,知識從來就沒有完全離開過技術的建構。在人工智能時代,知識的技術建構日益凸顯,甚至在很大程度上設定了知識活動的程式。

                                                                                                                                            知識并非客觀的,而是建構的結果。闡釋人類學、科學實踐哲學、知識社會學都基于各自的視角解構了知識的客觀性,闡釋了知識與文化、制度、情景、習俗、權力等的關聯。從社會建構視角分析知識,不僅代表知識的革命,也顯示著人的主體性力量在知識領域的崛起。如今在技術發展的條件下,技術與知識密切結合、互相型構,表明技術力量的逐漸崛起,成為分析知識不可忽視的因素。傳統的信息儲存和傳輸工具并不具有自主知識建構功能,如一個U盤和一臺分離的電腦,存儲于其中的信息會保持原狀。但知識的分布式儲存和智能分析改變了一切,它不僅儲存知識,而且能根據需要對知識進行處理,呈現出新的知識形態。另外,智能工具是一個開放的系統,能夠與外部環境進行交互,直接從外部環境獲取知識,智能工具正在代替人類“思維”的過程中深度參與對知識的建構。

                                                                                                                                            在哲學意義上,智能技術是人類活動的“界面”,在這一新的理解中,“物被提升到了與人相對應的平等地位”。[19]人與人、人與物、物與物的關系都在這個界面上體現著、刻畫著,它們之間共同構成了一張彼此互相聯系、影響、促進又互相制約的動態網絡。來自于智能機器設備的物質流、能量流和信息流與人類個體的能力、知識、目標、意義和價值互相作用,也與來自社會組織的知識系統、生產系統和價值系統互相作用。這種復雜的相互作用顯示著智能工具時代知識建構的復雜機制:技術的意向性、個體的能動性以及作為背景的社會都參與了知識的建構。因此,若說在社會建構論那里強調的是人與人之間的協商、博弈和共識構建了知識,那么由于智能工具的發展和普遍運用,原來的知識建構模式已經轉變為知識的“社會—技術”建構模式。不僅要從智能工具與人的關聯中理解智能工具、理解人,還要從這種關系中理解知識。

                                                                                                                                            (三)智能化教學技術與教學實踐

                                                                                                                                            在一般意義上,實踐是主體的實踐,也是技術的實踐,同時,技術又是主體實踐的手段,技術工具的進步推動實踐向更高水平發展。但技術的改進不僅改變實踐的手段,也改變實踐的根本結構,這個過程中充滿著機遇與“兇險”。

                                                                                                                                            伯格曼用“聚焦物”來說明每一次技術的更新對“實踐”的影響。“聚焦物”是一種相對原始的工具,是那種需要參與者全身心付出的技術物,“聚焦實踐”則是與原初技術對應的“實踐”。技術工具越先進、適用、舒適,它就越遠離“聚焦物”,與之對應的技術實踐也就越背離聚焦實踐。在技術現代化過程中,聚焦物被不斷拋棄,聚焦實踐越來越少,這是每一次技術進步的“代價”。伯格曼認為火爐相對于中央供暖系統就是個聚焦物,因為火爐取暖顯示著人劈柴、生火等過程性的體驗以及凝結在這個過程中的豐富文化意義。雖然這種分析有種反技術主義傾向,但也可認為聚焦物和聚焦實踐是一個相對的概念:每一種工具在實踐中的長期運用都會形成圍繞工具的“聚焦實踐”,這種實踐結構的形成需要一個較長的過程。而新工具的運用則會在短時間內打破這種和諧,要重構新的實踐關系,則需要漫長的探索和適應。

                                                                                                                                            由此可引申出教學中一些問題的討論,例如,“在線交互”取代師生“線下交流”也是一個聚焦物被取代的過程,也是前一個聚焦實踐被破壞的過程。在伯格曼的例子中,可以想象,當“篝火”被取代,人們住進溫暖的空調房間,仍然禁不住懷念篝火時代的情景,并不時希望回到類似的場景中去體驗。這究竟是一種懷舊,還是對一些本不該徹底失去的東西的眷戀?至于教學實踐領域,當把教學實踐的空間拓展到在線領域,拋棄了那些看似不合時宜的線下教學方式,是否存在著將不該拋棄的教學過程中的一些內容也拋棄了?也許,應該在更“先進”技術形式的基礎上構建新的教學實踐,但該過程不是技術的簡單替代,而要伴隨著技術工具與社會文化、教學文化、教學主體的重新匹配。

                                                                                                                                            (四)智能化教學技術與教學價值

                                                                                                                                            一般認為教學的價值在于延續和更新人類文化,“傳道、授業、解惑”等是其表現形式,但在人工智能時代,這些可被完美取代。現代互聯網、大數據和云計算系統使知識比任何時代都唾手可得,知識的免費分享和付費購買使問題解決方案的獲取比任何時候都方便。教師職業也同樣面臨轉型。人工智能時代教學的價值何在?

                                                                                                                                            在教學技術智能化時代,教師和學生都應當具備基本的“智能技術素養”,包括“智能知識、智能能力、智能態度、智能倫理”等。[20]尤其對于教師,具備上述素養是明確技術智能時代教學價值的基本前提。但具體確定教什么的過程卻是復雜的。一般會認為,人類智力相比人工智能的優勢在于人的“同理能力”,或叫情商,這是機器無法取代的;人腦的想象力、直覺思維、創造性也是人工智能仍沒有超越的。但這是否意味著人工智能時代的教學只需教人工智能不具備或者人腦尚未被超越的能力?并非如此,人類的認知能力類似于金字塔,高級思維能力建立在基本技能之上。即便機器可替代人的一些基本能力,也并不意味著教學可以忽略、哪怕是弱化這些基本技能。“除非掌握這些基本技能,否則我們無法建立起創造性解決高階問題的思維框架”。[21]因此,人工智能的運用并不會影響教育的本質,教什么不會有根本的變化。

                                                                                                                                            但這并不意味著教學具體內容和方式不會發生重大改變。在人工智能時代,學生的信息鑒別能力、信息整合能力和信息表達能力就顯得尤為重要;在人機相伴、交融、共生的教學生態中,學生人文素質的養成顯得尤為迫切。[22]要培養學生的AIQ,培養學生與機器相處的能力,讓學生擅長利用智能機器、技能與智能機器互補,習慣于用信息化、數據化的眼光看待現實世界。[23]怎么教亦可能發生巨大變化,機械的、以知識傳遞為特征的教學方式將難以續存。這也意味著教師和學生角色的重大變化:一方面,技術工具智能化為教學形式變革提供了機遇,為實現曾經難以實現的教育理想提供了工具條件,如通過“提供多層次多角度的學習分析工具”,建立“學習和教學情況大數據庫”“建立互聯網學習路網”等,[24]實現傳統技術條件下教師因為精力、能力局限無法完成的教學使命。但技術工具也可能過度替代教師的工作,從而使教師的教學分析被機器分析徹底取代,而機器的分析有其局限性:“教學評價過程中要注重個體的文化差異性、內部心理體驗過程,這些評價資料的獲得和評價目的的達成須基于師生之間面對面的深度溝通,才能發現彼此藏在靈魂深處的感覺和精神狀態,這種對學生內心文化精神層面的測度,只能以教師的文化身體作為工具的可能性去實現”。[25]

                                                                                                                                            五、結? ?語

                                                                                                                                            技術哲學領域對技術工具存在論意義的闡明,引發了對教學主體、教學知識、教學實踐和教學價值的諸多思考,這些問題的解答需要開放式的哲學論辯。本文的討論只是一個探索式的分析框架,雖然這些分析并不能涵蓋技術給教學諸方面帶來的全部影響,但至少呈現了“技術與主體”“技術與知識”“技術與實踐”“技術與價值”四方面的論域。教育哲學技術論的提出為這些問題的討論開拓了平臺,期望同行研究者能對這些問題展開進一步討論,不斷地澄清智能技術給教學帶來的種種現實的和可能的影響,促進教育哲學的發展,體現其時代精神和使命。

                                                                                                                                            [參考文獻]

                                                                                                                                            [1] 張剛要,李藝.教育哲學的技術向度:一個概念及其分析框架[J]. 電化教育研究, 2016(5):23-29.

                                                                                                                                            [2] 楊小微,金學成, 楊帆. 教育現代化:理論與技術的對話——教育學原理與教育技術學兩大陣營的對話[J]. 開放教育研究, 2006,12(5):11-14.

                                                                                                                                            [3] 石中英.教育哲學導論[M].北京:北京師范大學出版社,2006.

                                                                                                                                            [4] 陳文化,沈健,胡桂香. 關于技術哲學研究的再思考——從美國哲學界圍繞技術問題的一場爭論談起[J]. 哲學研究,2001(8):60-66.

                                                                                                                                            [5] 楊慶峰. 技術作為目的[D]. 上海:復旦大學,2003.

                                                                                                                                            [6] 陳昌曙,遠德玉. 也談技術哲學的研究綱領——兼與張華夏、張志林教授商談[J]. 自然辯證法研究,2001(7):39-42.

                                                                                                                                            [7] 吳國盛. 技術哲學講演錄[M]. 北京:中國人民大學出版社,2009:36.

                                                                                                                                            [8] 葉曉玲,李藝. 論教育的“教育—技術”存在結構及其中的延異運動——基于技術現象學觀點的分析[J]. 電化教育研究, 2013(6):5-10.

                                                                                                                                            [9] 劉亞敏. 論教育哲學的時代精神[J]. 教育評論,1999(6):11-13.

                                                                                                                                            [10] 侯懷銀. 20 世紀上半葉中國學者對教育哲學學科建設的探索[J]. 教育研究,2005(1):7-16.

                                                                                                                                            [11] 石中英.作為一種教育哲學研究方法的“論辯”[J]. 清華大學教育研究,2017(5):1-7.

                                                                                                                                            [12] 陳嘉映. 說理[M]. 北京: 華夏出版社,2011:2.

                                                                                                                                            [13] 尤瓦爾·赫拉利. 未來簡史[M]. 林俊宏,譯. 北京: 中信出版集團, 50-60.

                                                                                                                                            [14] 周浩波. 教育哲學[M]. 北京: 人民教育出版社, 2000: 5-7.

                                                                                                                                            [15] 梅洛·龐蒂. 知覺現象學[M]. 姜志輝,譯. 北京:商務印書館,2001:78-82.

                                                                                                                                            [16] 馬歇爾·麥克盧漢. 人體的延伸:媒介通論[M]. 何道寬,譯. 成都:四川人民出版社,1992:6-9.

                                                                                                                                            [17] PETE C. Vygotskys educational theory in cultural context[J]. British journal of educational technology,2004,35(3):384-385.

                                                                                                                                            [18] 潘慶玉. 認知工具:“富有想象力”的教育策略和方法[J]. 教育研究,2009(8):12-13.

                                                                                                                                            [19] 陳凡,李勇.面向實踐的技術知識——人類學視野的技術觀[J].哲學研究,2012(11):95-101.

                                                                                                                                            [20] 汪明. 基于核心素養的學生智能素養構建及其培育[J]. 當代教育科學,2018(2):83-85.

                                                                                                                                            [21] 薩拉·奧康納.人工智能時代該教孩子什么?[EB/OL].(2016-04-12)[2019-02-15].http://sike.news.cn/statics/sike/posts/2016/04/219494623.html.

                                                                                                                                            [22] 趙娟. 論人工智能時代教育的走向[J]. 鄭州師范教育,2018(1):10-15.

                                                                                                                                            [23] 潘永俊.什么是AIQ?人工智能時代的教育選擇![EB/OL].(2017-10-16)[2019-02-15].http://www.sohu.com/a/198253628_466950.

                                                                                                                                            [24] 鐘紹春,唐燁偉. 人工智能時代教育創新發展的方向與路徑研究[J]. 電化教育研究,2018(10):15-20.

                                                                                                                                            [25] 張務農. 混合式學習認知工具的結構與秩序[J]. 清華大學教育研究,2018(1): 54-61.

                                                                                                                                            ?
                                                                                                                                            (function(){ var bp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var curProtocol = window.location.protocol.split(':')[0]; if (curProtocol === 'https') { bp.src = 'https://zz.bdstatic.com/linksubmit/push.js'; } else { bp.src = 'http://push.zhanzhang.baidu.com/push.js'; }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bp, s); })();
                                                                                                                                            杀平码公式规律

                                                                                                                                                                                                                                    
                                                                                                                                                                                                                                    

                                                                                                                                                                                                                                              
                                                                                                                                                                                                                                              

                                                                                                                                                                                                                                                                                                                                                                              
                                                                                                                                                                                                                                                                                                                                                                              

                                                                                                                                                                                                                                                                                                                                                                                        
                                                                                                                                                                                                                                                                                                                                                                                        

                                                                                                                                                                                                                                                                                                                                                                                                                                彩票计划公式赚钱真假 为什么赌博行业那么赚钱 江苏11选5历史号码 全天北京pk10赛车计划 重庆时时实时开奖结果 178彩票走势图客户端 波波视频真能赚钱 北京十一选五开奖查询结果 斗地主单机版斗地主 彩神吉林快三计划免费手机版 王者荣耀女英雄去布料 有谁我和一样被开心棋牌坑了 福建十一选五人工在线计划 吉林时时大案 淡水桑拿一般做几次 大连棋牌手机版下载